手游关服后如何继续发光发热? 看看这些大厂小厂们都是怎么应对的


随着近期的版号开放,我们每个月至少能看到50~60个手游版号申请,有的或许只是刚刚开始立项,但有的已经是成品。但其实目前的游戏市场已经趋于饱和,每个月都有这么大批量的游戏进入,最后又有多少能站得住脚呢?所以这个时候总是避免不了一个“沉重”的话题,关服。

对于一个手游来说,关服就意味着死亡,意味着这玩意根本赚不到钱。通常有大厂背景的新游,如果有出现重大错误的地方,大多都能在大量宣发与资金支撑的情况下保持更新,直至收益回正,但不少小厂出品的新游遇到口碑或是质量问题,那基本就是在宣告公司倒闭,这个时候大部分厂家都会选择发放大量福利,给支持游戏的玩家来一场最后狂欢。但其实手游宣告关服,是不是就完全失去了价值呢?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把资源最大化利用呢?这些问题其实已经有不少日本手游厂商给出了答案。

要说最近的一个案例,应该就是CYgames的《小小诺亚:乐园的后继者》。这款横版单机趣味小游戏流程不长,只需要那么几个小时就能打通关,但它的亮点并不在这,而是它作为一款新游戏,美术素材竟都来自于一款营运了几年最后关服了的COC类手游《小小诺亚》。对于手游大厂的CY来说,一款游戏的失利与关服,在赛马娘、爱马仕、gbf三巨头的营收面前并没有什么压力,但毫无疑问的是对于一些有能力生存的游戏厂商来说,这是一个废物利用的新思路。

不过也不是所有游戏都能模仿,首先《小小诺亚》手游口碑并不差,甚至相当良心,以至于玩家压根不需要充钱也能获得大部分游戏必要的角色与道具,所以因营收问题倒下的时候,不少玩家都表示十分惋惜。所以当CY用同样的素材做出新游戏时,也获得了不少好处,最明显的一点是在口碑上,不仅赢得了老玩家们的支持,还能吸引新玩家的尝试,打好了CYgames的品牌形象;第二点则是省去了大量成本就能推出新游,尤其是现今所有游戏都必不可少的美术成本,省下的经费加上卖游戏赚的钱,CY又得笑得裂开来了。

但前面也说到过,小厂其实并没有卷土重来的实力,在无力回天的情况下,能让玩家记住的办法通常只有一个,那就是关服后的采取的一系列行动。如果你是个老蝗虫了,那你一定记得《山海战记》,它同样是一款有口皆碑的二次元手游,但可惜在玩法上并不能吸引太多玩家,导致没有新用户的进入,同时老用户也在不断流失,17年1月iOS的营收才4k+,所以也是在艰苦运营两年后,无奈宣布关服。但是他们在关服后,几乎提供了所有的游戏素材供玩家创作,包括英雄立绘、背景音乐以及各种资源。当然这不仅得到了玩家们的赞同,制作方北京微笑科技有限公司也通过另一个游戏雀魂打出了一片天(说明钱其实还是搞到了)。

所以这里对于游戏宣告关服后,其价值表现还会有第三点,说起来比较假空大,但不得不说,那就是制作组对于自己作品的喜爱,想尽办法给福利,是为了想让玩家体验到更多,但却无法在赚钱与福利中间找到平衡,好人也不容易当啊!当然手游的关服活动,最开始还是来自于日本业界。

在2013年7月,一款名为《星宝转生:宝石救星(星宝転生ジュエルセイバー)》游戏宣布了关服,但同时也在全网公开了全部的剧情,玩家无需付费就可以继续游玩游戏后面的剧情部分,而且游戏的立绘和图片都全部免费公开,甚至开放给其他游戏使用,即可以商用,这是得有多宽的心才能让别人拿素材继续创作。随着时间流逝,手游越来越多,蛋糕就这么大,分完了那自然也就有越来越多的手游关服,比如SE的《食材大迷宫(グランマルシェの迷宮)》、《FINAL FANTASY LEGENDS 2》,最后都用了单机免费或是付费的方式继续提供,让错过体验的玩家能感受这份美好。

不管愿不愿意,一款游戏终究是会面临关服的,但我刚参与工作时与一位日本游戏编辑交流过,他说的一番话也我印象深刻:“别看抽卡游戏的制作者好像老要骗你钱那样,实际上他们比我们想象的要更爱自己的游戏。所以游戏关服了,最后活动不管是送周边也好送游戏素材也罢,都不过是希望能留下一点奋斗过的痕迹。”